戏说"美女强迫症"

发布日期: 2016-12-12   作者:  浏览次数: 129

 说到美女,从文人骚客到平民布衣,大家都是乐此不疲。正是“美女共欣赏,疑义相与析”。所幸的是,浮躁的都市里充斥着美女,天生丽质者有之,后天努力者有之,另类前卫者有之,风韵犹存者有之。所惜的是,美女总是要老的,单单为了维持美女这个名号就需要极大的心理生理考验。真到了黄卷青灯,美人迟暮的时候,美女须面对新的心理适应,弄不好还吵出更年期综合症。所叹的是,如今的美女最忌讳成了花瓶,为了内外兼修,美容护理,读书弹琴,文凭烧菜,一样不能少,随时有被淘汰出局的可能。游转于工作和家庭之间的都市女性实在承受着美女带来的不小压力,美女强迫症也应运而生。

    所谓美女强迫症,顾名思义,就是为了成为美女或保持美女状态而产生的强迫症状,具体表现为大量重复购买化妆品,积极进行减肥运动,时常疯狂购物,时刻关注自己的形象仪表,热衷考证,上夜校,读日语,总之一切有利于提高自身素质的活动都少不了美女强迫症患者。

    大学时一寝室四个女生互称美女,毫无羞愧之色,我下铺那个胖胖的美女振臂高呼,“有条件要充分利用条件,没条件要创造条件,咱们不都是美女么?”当时这句话石破惊天,美女不就得有这样的自信和勇气么?至于后来我们陆续产生美女强迫症的典型症状或多或少都与这一语惊醒梦中人有关。经典的那句”世上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更给美女强迫症患者无穷的希望,谁说咱普通小女子就不能成为“其静若何,松生空谷,其艳若何,霞映澄塘”的美女了?

    回顾这美女强迫症的发病历史,却是年代久矣。且不说“对镜贴花黄”,“画眉深浅入时无”这等雕虫小技,却是<孔雀东南飞>里起篇说到刘兰芝”十三学织素,十四学裁衣,十五弹箜篌,十六诵诗书…。”当时便心向往之,如此修来的美女,方可谓秀外慧中,实为现代美女强迫症患者的学习楷模,说的不敬点,这兰芝可谓众多美眉患者的鼻祖呢。但转念一想,时代不同了,当初刘兰芝“女为悦己者容”,如今的美眉早已经是“女为悦己容”,强迫症状的背后恐怕更多的是自恋成分了。

    再说这美女强迫症的发病机制,不可否认的是整个社会对美女的不断要求,从身材到品位,从脸蛋到气质,无形中给大多数相貌平平的女生难以逃脱的压力。偶尔有些确实才貌出众的美眉,还得面对年龄的挑战与心态的调节。这个城市里充满美女,从海报广告到网络电视,到处有美女冲您嫣然一笑,有了这么多莫须有的比较,美女的标准不断提高,难怪瘦得可怜的美眉们见面还要互相抱怨长胖了。

    内外兼修一直是美女的终极目标。记得苏小小墓上那句“孤山此处曾埋玉,风月其人可铸金”,看来美貌还是次要的,关键是风月其骨,否则何以几千年中国就出了四大美女呢。前些天拜访了一位退休的女教授,依然神采飞扬,乐呵呵的早锻炼,舞扇子,还组织了个老年时装队,虽然已经是七十出头的人,我竟然还能从她发亮的眸子里看出当年系花的风韵。美女做到这个份上,实在是没什么遗憾了。

    所幸的是美女没有固定的标准,燕瘦环肥,淡妆浓抹都是美,清纯成熟,感性理性都是美。一旦患上了美女强迫症,自然是身不由己的向美女方向孜孜以求,最怕的是连患美女强迫症的勇气都没有,白白的看脸蛋凋谢,青春老去,肚子里没几本经典的书,嘴巴里没几句中听的话,脑子里没几段可以拿出来回忆的经历,白白的叹一句“鲜妍明媚能几时,一朝漂泊难寻觅”,何苦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