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袋里的秘密

发布日期: 2016-12-13   作者:  浏览次数: 31

心理故事:

    鹏鹏是被老师“押送”到咨询室的。原来鹏鹏旷课已经3天了,而这已经是2个月以来鹏鹏的第四次“失踪”了,老师和同学们对鹏鹏的失踪并不惊讶,因为大家都知道会在一个地方找到他,那就是网吧。

    鹏鹏是个身材瘦小、脸色苍白的男生,在咨询室里一直都低着头,缩在沙发里,更显得很瘦小。鹏鹏的声音很低,每次讲话前要停顿一会,好像在努力思考。刚开始只有被动地回答几个字,经过一段时间和我的交流,鹏鹏可以抬头看看我,讲话也多了一点。

    原来鹏鹏今年上大学二年级了,谈到上网,鹏鹏说是从大一的下学期开始的。一个同学去网吧打游戏,鹏鹏跟去凑热闹,刚开始只是玩一些打牌和下棋的小游戏,后来就玩上了网络游戏,很快就发展到通宵上网。同宿舍的同学经常看见鹏鹏从晚上到早上一直在电脑前“忙碌”着。大一下学期的考试,鹏鹏挂了3门功课。然而考试不及格并没有让鹏鹏停止上网,却愈演愈烈。由于同宿舍同学对鹏鹏通宵上网影响自己休息很有意见,鹏鹏把战地转移到了网吧,越发失去了控制,一上网就是几天,甚至不吃不喝,困了就趴在桌子上睡一会,直到把身上的钱全部用光才回来。

    “老师,我也不想去打游戏,我也知道上网逃课是不对的……”鹏鹏断断续续的说:“并且我那么多门功课不及格,班主任说如果我这学期仍然有功课不及格,恐怕就要退学了……我也不想,可是我没办法,我怎么会变成这样子!”

    其实鹏鹏的学习一直都不错,从小学到高中一直班级里的尖子生、老师重点培养的对象,而父母也以鹏鹏为荣。鹏鹏考入大学时的成绩也不错,到底是什么让鹏鹏迷上了网络游戏而成绩一落千丈呢?

    “老师,我告诉你一个秘密,”鹏鹏犹豫了一会说:“我觉得我脑袋里是一片浆糊,我的脑子就是昏的,想思考也不行。我这种状态怎么能学习呢?我只有在上网打游戏的时候才能感到脑子里的一部分是清醒的,只有这个时候我才感觉好一点。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我才能和别人讲讲话,如果我脑子不清醒和别人讲话,人家都不会理我,会看不起我...…这都怪我不好,从高中到大学我一直告诉自己不要想不要想,让自己脑子昏一点就可以不用想那些烦心事了,现在我想清醒也不行了。”

    原来鹏鹏所在的高中是当地一所很著名的重点高中,竞争激烈,尽管鹏鹏的成绩很好,但鹏鹏却对自己不那么自信,尤其在考试没考好的时候,鹏鹏感觉压力很大,很想“保留住”每次考试的好成绩。于是鹏鹏给自己制订了一套严格的学习方法和生活规律,要求自己每天都按照这些方法做,以确保取得好成绩。可是鹏鹏的高中是寄宿制学校,为了严格执行自己的学习方法,鹏鹏和室友经常发生争执。渐渐的鹏鹏发现自己成为寝室中最不受欢迎的那个人,鹏鹏感到又难过又委屈,甚至觉得室友是嫉妒自己学习好,所以故意联合起来针对自己。鹏鹏和父母老师寻求帮助,但父母老师都不理解,指责鹏鹏做的不好,鹏鹏又气又急,一肚子委屈没处发泄,更加影响成绩了。鹏鹏压制自己不和同学讲话,独来独往。

    到了大学,鹏鹏想和别人交往,可是却不知道如何交往,又很担心同学们会像高中时一样针对自己、取笑自己。渐渐地,鹏鹏成为了一个独行侠,没有朋友,甚至不和别人说话。直到迷上了网络游戏,鹏鹏觉得只有在网络中才能与他人交流一下,“在网络游戏中,大家分成小组一起玩,我们大家会说说要怎么玩什么的…”。可是长时间无节制的上网又导致鹏鹏成绩下降,鹏鹏越发觉得同学会因为自己的成绩差瞧不起自己而不愿意与同学交往,也就越发沉浸在网络中。

    直到老师把鹏鹏“抓”进了心理咨询室。

同学看法:

    上网也正常吧,游戏是挺好玩的,我们很多同学都喜欢打游戏,但没有鹏鹏这么严重。这么长时间的上网又不吃不喝不睡,太损害身体了。另外学习怎么办啊? ——Kevin

    鹏鹏平时很少讲话,我印象中都没听他讲过话,呵呵,当然我也没和他说过话。如果没人提起,我都不记得有这么一位同学了。我觉得他挺神秘的,觉得他不愿意搭理我们,其实和别人交朋友有那么难吗?他应该和同学们多交往。 ——珍珍

    我很理解鹏鹏,我和鹏鹏的情况差不多,我也长时间上网,周末会通宵几个晚上。上网干什么?就是打游戏呗,觉得只要上网一进入游戏就忘了一切,什么考试啊,什么名次啊,什么未来的工作啊,还有父母的唠叨啊,一进入游戏就都忘了。我想这应该是网瘾吧,我也知道上网不对,我也想戒掉,可是我没办法。唉,想到这些烦心事,我又想去上网了。 ——明明

    鹏鹏的意志力不坚定,我也觉得游戏很好玩,但我强烈控制自己去上网。我分散注意力,比如打球啊,出去玩啊,或者找几个朋友聊天啊,看到正在玩游戏的同学就躲开。 ―――丁丁

    鹏鹏想的太多了,同学交往根本不会因为成绩好坏而影响交往。有时候想叫鹏鹏一起吃饭打球什么的,但见鹏鹏根本不看我们,还以为他不愿意和我们玩呢。哪里知道鹏鹏这么看重成绩啊。 ―――Jack

心理老师的话:

    随着网络越来越普及,人们的生活也越来越离不开网络,而网络成瘾也成为了社会尤其是中青年和学生越来越高发的问题。这里要说明的一点是如果要判定是否是“网络成瘾症”或者“网络综合症”需要有相对应的判定标准,如每天上网时间过长(超过8小时),不能自拔,失去自控力,对现实生活失去兴趣等。而即便不能定义为“病症”,那么由于上网而对现实生活产生影响,这也需要进行调整。而调整的第一步却恰恰是理解而不是粗暴的禁止。粗暴的禁止只能把孩子推得更远,甚至发生恶性事件。

    “网瘾”看起来很类似,都表现为上网时间长,对网络有依赖,但究其内在原因却千差万别。一般来说,有这么几类人群特别容易染上“网瘾”:学业失败、家庭关系不和谐以及人际关系不良和自制力比较弱的人都是“网瘾”的易发人群。而“网瘾”或多或少都伴随着逃避现实、在现实的学习和生活中感到失意、满足感缺失,从而转向虚拟世界中寻找展示自己、施展才华的机会,寻求认可、尊重和安全感等心理需求。

    要解决鹏鹏的网络成瘾,我首先要搞清楚网络对鹏鹏的意义是什么。鹏鹏说自己在网络上玩过几种游戏,有打牌、下棋、仙剑和传奇。我和鹏鹏探讨为什么换游戏和这些游戏哪里吸引鹏鹏。我发现鹏鹏喜欢这些游戏是因为可以一群人一起玩,彼此可以通过网络交流,组成一个团队;而鹏鹏之所以换游戏也正是因为原来一起玩的朋友换了游戏。看得出鹏鹏是很需要朋友和团队的归属感的,而正是这些需要在现实中无法被满足,所以鹏鹏在网络中寻求着些许安慰。

    而随着对鹏鹏人际关系的探讨,我试着去了解鹏鹏的内心,为什么无论在高中还是大学鹏鹏不能在现实中创造很好的人际关系。在高中鹏鹏和同学们的争执起因是为了执行自己的学习计划,也就是为了取得好的成绩;而在大学,鹏鹏认为自己学习不好所以会被别人取笑,从而不敢和同学接触。这都与学习成绩有关。每个人都有考试失利的时候,为什么鹏鹏会那么在意自己的成绩?

    原来鹏鹏是家里唯一的男孩,从小就表现出聪明伶俐,父母对鹏鹏寄托了厚望。父亲是当地中学的老师,对子女要求非常严格。只有孩子拿到一百分的时候,父亲才会流露出些许笑容,如果成绩不好就会被骂甚至挨打。两个姐姐由于学习成绩一般,父亲甚至都不会多看姐姐一眼,而尽管鹏鹏从小名列前茅,但却一直在“如果学习不好就得不到关爱”的恐惧中长大。而鹏鹏对自己的认识也集中在自己的成绩上,“如果成绩好,我就是可爱的;如果我的成绩不好,别人就不会喜欢我”。而对自己的其他方面,鹏鹏认为自己一无是处。

    另外鹏鹏的父亲是个很严肃的人,母亲也非常沉默,家庭里基本没有沟通,鹏鹏自然也没有学习到如何与别人沟通交流。而面对高中时与同学的冲突,父母并没有帮助鹏鹏有效的解决。在鹏鹏和同学的冲突并不影响学习的时候,父母是不处理和忽视鹏鹏的,当发现和同学的冲突影响了鹏鹏的学习,而是打骂和责怪。而鹏鹏也只能压抑自己的情绪。

    鹏鹏告诉我从高中的时候起,自己经常胡思乱想别人说了自己什么、对自己做了什么,想到这些非常痛苦,为了不痛苦就叫自己的大脑不要想,结果现在感觉自己脑袋里有一层厚厚的壳,怎么都打不破,里面是一堆浆糊,自己的大脑昏昏的,睡着了,怎么都叫不醒,他试图叫醒大脑,但都被这个“壳”挡回来了。这层“壳”不正是鹏鹏对自己的压抑,而鹏鹏和同学们之间不也被一层厚厚的“壳”挡着吗!

    在八次的咨询中,我和鹏鹏一起探索了鹏鹏内心中被人接纳被人认可的渴望。当我对鹏鹏说“我感觉你如此孤独”的时候,一直表现出平静的鹏鹏哭了。由于鹏鹏的言语比较少,并且一直觉得自己的大脑不能思考,在帮助鹏鹏释放压抑多年的情绪后,我用意象对话的方法处理了鹏鹏脑袋里那层厚厚的“壳”和壳里的“浆糊”。而随着那层“壳”慢慢消融,鹏鹏的意象图画也逐渐积极起来,出现了人和朋友以及生活的场景,这些也正说明了鹏鹏与人交往的渴望。接下来我的工作转向和鹏鹏找到如何与他人交往的方法,同时针对鹏鹏一些对人际交往中不切合的想法(如认为大家瞧不起自己,别人不愿意与自己交往等)进行纠正,我们模拟了一些场景并进行练习。经过2个月的咨询,鹏鹏逐渐可以主动地和宿舍同学以及班级同学们聊天、参加聚会,并在班级里找到了一个好朋友,有了朋友的鹏鹏觉得心情好了很多,感觉到了温暖。鹏鹏再也没有去过网吧,鹏鹏告诉我他现在的放松方式是跑步和看书。鹏鹏不再低着头讲话,讲话的声音也逐渐洪亮了起来。

    在最后一次咨询中,鹏鹏对我说:“我正在准备期末考试,我对自己有信心,不仅要全部功课都及格,还争取达到70分以上,我有信心能实现。”而谈到上网,鹏鹏说觉得像一场梦,自己怎么会那么痴迷网络游戏,现在觉得那些游戏一点儿都不好玩。

知识链接:想象脱敏练习—— 网络综合症主要症状:

    长时间使用网络以获得心理满足,上网后精神极度亢奋并乐此不疲,行为不能自制,或通过上网来逃避现实,并时常出现焦虑、忧郁、人际关系淡漠、情绪波动、烦躁不安等现象;对家人和朋友隐瞒自己是网虫;沉溺于网上聊天或网上互动游戏,上网时间每次都超过原来计划,甚至整夜地游荡在虚幻的环境中,而到白天工作时则昏昏欲睡,对现实生活无兴趣;不上网时手指会不停地运动,严重时全身打颤、痉挛、摔毁器物;甚至只是为了活下去不得不去吃饭和睡觉。

网络综合症自我诊断:如果以下的问题大部分回答“是”,你有网络成瘾的倾向。

  1.如果有一段时间不上网,你是否就会变得明显地焦躁不安、不可抑制地想上网、时刻担心自己错过了什么,甚至做梦也是关于上网;

  2.你是否原打算只上网15分钟,但最终竟超过2小时以上;

  3.自从你买了计算机,你的父母、朋友、姐妹、兄弟、老板、情人就开始抱怨你的电话永远接不通。

  4.你每天通宵达旦,蜷缩在黑漆漆的小角落里,两只眼睛牢牢地胶在一个闪着蓝幽幽光芒的屏幕上 。

  5. 大家找你会先去校门口的那个网吧,而不是你的寝室。

  6. 你从一大早坐在电脑前面,直到太阳下山的时候,才想起功课只做了一点点。

  7. 你是否意识到上网带来的严重问题,但仍然继续花大量时间上网。

  8. 沉溺于网络性爱,网络性爱是指网络空间里的虚拟性爱,当然也会有发展成现实性爱的可能,对身边的性伴侣反而失去“性趣”。

 写给家长――治疗“网瘾”宜疏慎赌:

    网瘾成因很多,简单粗暴的禁止没有任何意义,反而会激化矛盾。只有找到“网瘾”者背后的心理需求,用科学的办法满足其心理需求,转移其兴趣,科学使用互联网。

    一味的溺爱放纵或者一味的打骂训斥都不能解决问题,暴力、批评和单一用成绩评价孩子的教育方式,造成孩子没有长成应该长成的“自我”,最终导致孩子不成熟、自控力差、承受挫折能力差、不能独立处理问题。从小培养孩子健康的心理,及时解决其心理危机,平等地对待我们的子女,同孩子真正地交朋友。解决了孩子的心理问题,网瘾自然就消失了。

 意象对话技术:

    意象对话是一种心理咨询与治疗的技术。它是从精神分析和心理动力学理论的基础上发展出来的,它通过诱导来访者做想象,了解来访者的潜意识心理冲突,对其潜意识的意象进行修改,从而达到治疗效果。治疗者使用不经解释的象征性意象与被治疗者进行心理交流,从而了解被治疗者潜意识中的心理冲突,然后通过认识意象、调整意象、诱导新意象等方法予以处理。需要有经验的专业心理咨询师进行治疗。

作者简介:

    吕博,女,国家注册心理咨询师,中国心理卫生协会会员,华东师范大学心理咨询中心咨询师,闵行区吴泾党委特邀心理咨询师和培训师,十余年世界500强外资企业工作经历,丰富的心理咨询、职业规划和企业管理经验。

声明:本栏目中的案例来自全国多所高校,为保护学生隐私,已隐去了任何可能暴露隐私的线索,并在介绍咨询过程时隐去了细节。特此声明。

华师大心理咨询中心 预约电话62232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