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兰的烦恼

发布日期: 2016-12-13   作者:  浏览次数: 25

心理故事:
    兰兰 是个研2学生。第一眼见到她时,她正坐在咨询室的沙发上沮丧的低着头。见到咨询师,她站了起来,好半天才说话,指着嘴角发出的水泡,“老师,你看这就是着急上的火。” 
    兰兰长得很漂亮,一头披肩长发,齐齐的刘海,羞涩的一笑还露出洁白的小虎牙;但脸色却很不好,灰蒙蒙的。 
来自陕西一个小县城的兰兰父母都是当地本份的农民,还有一个弟弟在上海打工。她从小学习成绩就很拔尖,个性又好强。在当地读完大学之后,凭着自己努力考上了上海的研究生。要强的兰兰知道,她的这一切对于靠着种地为生并供养她读完大学再读研的父母来说意味着什么,对于早早辍学在外地打工的弟弟又意味着什么。一说到这里,兰兰的眼红了:“我还能做什么,我除了会花钱之外为我的父母和弟弟又做了些什么?他们为我牺牲得太多了……” 
    虽然在上海已经有一年多了,但是兰兰还是对上海的种种环境不怎么适应,从吃饭到住宿,从学习到交朋友:抱怨食堂的菜偏甜,宿舍到冬天没有暖气,感到学校的学习氛围不浓,同学们家里的条件一个比一个好,多数是独生子女,在一起没有什么共同话题等等。 
    兰兰在大学学的是计算机编程专业,自己不喜欢。考研究生选的又是冷门专业。在学习中,导师发现了她在编程课题上的能力,于是让她负责这个课题。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面对课题的时候就是打不起精神来。在导师无数次的催促之后,兰兰甚至出现了害怕面对导师的情况。“我就是不想做,每次导师找我,我都说忙,甚至连暑假我也说忙。其实我知道,在我内心一直认为我现在这个专业对自己以后的发展没有什么用处,专业的前景怎么样也不是很明朗。不知道自己每天忙忙碌碌的在干什么,真想退学。”说到这里兰兰深深的叹了口气,眼圈也红了起来。 
    不仅如此,在此之前,兰兰一直认为自己的英语和相关专业知识基础很好,但是到了上海后发现,同学都已经考了好多英语、软件等证书,却仍然忙着充电。这让兰兰觉的沮丧极了,想到自己以后在面试就业上一点优势都没有,就很烦恼。 
而在和同学相处时她觉得她现在的同学很多都不通人情世故,不能理解同学们的很多看法,又和同宿舍的同学关系不融洽。一次兰兰无意间听到同宿舍的同学向别人抱怨“这人真怪,太不好相处了,和她同一宿舍……”兰兰震惊了,没想到自己在别人眼里是个怪人,之后她更加觉得孤独,也不再和同学交流甚至对同学的主动沟通表示出了一定程度的抗拒。“自己的心事只有找以前大学的同学诉说,但是要好的朋友都在外地,联系起来也不是很方便。”兰兰低声的哭泣起来。 
    对家里父母的内疚感和对迟迟不能完成的课题的焦虑感,还有都已经研二了还是不能适应环境,和同学们相处也不是很融洽,这些种种现象使兰兰有强烈的退学念头,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让她鼓起了勇气走进了咨询室。

同学看法
    我也是从农村来的,而且是师范生,父母的期望和自己对自己的期望有时候是会带来很大的压力,因为我是一定要回家乡的,父母在老家种地,如果我不能好好的学习,他们不是为我白白的付出吗? 
          ——大四,小章同学

    我是北方的,上海的天气特别是冬天我是很不能适应的,食堂里的饭菜味道偏甜,刚开始的第一年,每天都盼望着假期,现在我也适应了上海的天气和饮食,渐渐的喜欢上了这里。其实刚开始不适应是一个正常的状况,我宿舍里的兄弟们都是这样过来的,大家想每天都活着不舒服的状态中,还不如开开心心的过日子。 
          ——大二,运动男孩

    专业的问题我一进大学就在考虑了,今年考研无论如何都要考自己喜欢的专业,要不上大学和考研就没有意义了,就算工作也会干起了没意思。 
          ——考研备战,小小同学

    专业不对口不是什么大问题,毕竟今后真正能用上专业知识的机会不一定会多,生命本来就是个不断调整自己状态的过程,没必要在某一阶段过于偏执。可以多和老师聊一聊,和同学谈谈,看看他们对专业有什么看法,也许可以换个角度看自己的专业。 
          ——即将毕业、已在实习的同学


心理老师的话:

    大学是一个生命开始探索自我,寻找新的成长契机的关键时期,是一个学习与他人相处、建立亲密关系的时期,是一个生命建立自我价值的时期。在进入到这个成长发展期后,很多同学会感到迷惑、失意或彷徨。这种状态延续的时间有短有长,有部分甚至到了读研的阶段仍然存在。 
    社会适应:一进大学最先面临的就是适应问题,一般适应在1——2个月,稍长点也不超过3个月,像兰兰快两年了,还处在不适应中,这对她来说影响非常大,甚至影响到了她的学业和正常的人际交往。

    学业:进入大学后对于由于当初种种原因选择的专业,开始有了解,会有一个针对专业是否适合自己的一个思考。转系的念头会出现,如果转系成功还好,对没有转成的学生,更多对自己的前途的怀疑。

    人际关系:很多来咨询的大学生咨询中也往往会提出人际问题。如:宿舍里没有比较要好的的同学;认为别的同学家的环境比自己好而没有共同话题;同宿舍的生活习惯不同引起的摩擦。大多数来咨询的学生与同宿舍关系不融洽。

    自我认识:由于进入大学,是一个与以往不同的环境,打破以往只以学习为主的生活,社团生活和各种社会实践加入使大学生会对之前的岁月有个思考,“我是谁”“我处于哪里”“如何使自己有价值”“我要成为怎么样的人”“如何让自己的生命有意义”等等这些想法开始萦绕在心里。

作为咨询师的我如何与兰兰一起面对这些呢?

    咨询师从倾听中了解兰兰来到上海以后的种种的不适应和不能融入团队的苦恼,父母在老家辛苦地靠着种地的微薄收入供养自己读研,而她自己已经25岁了,既也没有给家里经济上改善,又不能膝下尽孝。兰兰对此很内疚。 
    对于自身家庭的状况兰兰还是非常在乎的,多次提到自己的同学都是独生女,家庭条件好等等,这些看法阻碍兰兰和同学建立起友谊,甚至产生了摩擦,让同学觉的她是个不好相处的人。也是迟迟不能适应环境的原因之一。从饮食、学习环境、风气在她看来都不尽人意。咨询中兰兰都带有一种悲伤而委屈的情绪,眼圈红了好几次。 
    兰兰到了上海后发现进入大学后,面临同学竞争,同学们的实力已经整体提升了。在以前的环境中或许是班里的尖子、学校的宠儿,但到了上海的大学里,过去的在家乡或者在其他人眼里的辉煌也时过境迁了,心理的落差使兰兰将关注点放在自己弱势方面不停放大,觉自己和别人的差距渐渐的加大;另一方面因为自己不能安心的学习,怕自己以后没有能力回报父母的付出而产生对父母的深深歉疚。 
    咨询师的我通过倾听兰兰的诉说,使她压抑的各种情绪有一个宣泄,感受到被人理解和接受,对于她来说是极大的安慰。兰兰通过诉说也是对困扰问题的梳理,从而给自己一个不同角度看问题,还缓解了情绪积压。 
    经过前2次的咨询,兰兰眉宇逐渐的舒展开了,自我感觉不再那么焦虑,轻松了好多。兰兰体验并且认识到让自己不能融入团队、能适应环境的人恰恰就是自己。她告诉咨询师,她现在已经开始主动去修复同宿舍的同学关系,了解原来这个说她很“怪”的同学其实是很愿意亲近兰兰,只是很多误会阻隔了她们,现在她们成了很要好的朋友。有一个同进同出的伙伴,这种久违了感觉让她感到很愉快。 
    在接下来的咨询中,针对兰兰面对专业的前景而有的迷茫,和对自己的经历是否对生命产生价值提出的疑问。咨询师的我和她一起探讨了相关的话题。让她了解到踏入读研的学生他们的生活是与以往截然不同的。首先不仅要学会独立生活,还要独立思考、判断并且付诸于行动;要为自己负责。所有一切都取决于自觉。要主动的去了解自己、体验自己,结合自己自身种种的优势、状态。 
    通过最后两次咨询兰兰的精神面貌有了很大的改观,神情坦然,虽然脸带倦意,但精神很好,兰兰主动找导师谈了课题的事情,虽然导师对兰兰没有完成课题不高兴,但是也理解了她的难处,给予支持。兰兰主动和导师的沟通、又和同学们分享对专业的看法,更进一步的了解专业,认识到自己学习是人生道路中必须经历的,也许以后从事其他行业,但是现在学习专业只是也是一个积淀。她知道自己为什么对导师布置课题一拖再拖。体验到了现在的专业对于未来的人生道路有什么帮助。不再一蹶不振,欣喜的迎接者每一天。兰兰告诉咨询师,现在她的生活很充实,论文、课题、找工作,不再觉得无所事事,对未来也充满了憧憬,生活有无限的魅力。

咨询师感受

     兰兰开始回归自己内心,体验自己生命究竟要怎么样的一个人生。抛开外在的价值体系,回到自身,体验和感觉自己,不再注意力关注环境和他人和自己的差距。整体能量饱满,对生活充满了渴望。 
兰兰的问题在大学生中是常见的,甚至在社会上也是常见的,社会上有些人不停的换工作,人际关系不良,工作拖拉,也是需要及时寻求心理老师或同学、朋友的帮助了,一旦能够主动寻求帮助,这些烦恼大多都能获得比较好解决,会更加好的生活、工作。

心理小知识 
    倾听及其意义
    1.什么是倾听?不仅仅是听,还要借助其言语,听其所讲事实、情感、观念等。    
    2.倾听的意义
    ①通过倾听,了解其苦恼和问题,知道难处在哪里;倾听可使来访者把他们的思想和情感变的具体化,通过咨询师对其问题的倾听和理解,使来访者对问题产生新的认识和理解,从而更加开放自己,更加暴露自我,更容易在双方之间产生共同的语言,达到双方的交流,便于建立良好的咨询关系,将来访者的思路引向预定方向。
    ②通过倾听,教会来访者也学会倾听,让来访者复述咨询师的谈话时就会发现他经常把咨询师的话理解错,实际生活中来访者就是经常误解别人的话才引发心理上的问题,听“懂”别人的话,才能使人际关系顺畅起来,减少心理问题。听“懂”的时候也是一个梳理的自己机会,是换个角度了解自己、看待问题的机会,从而更好解决问题。 

面对同时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难以决策。
    来访者有很多问题时,可用清单罗列,就会发现再多也只有这些,哪些对我是重要、最重要的,就从最重要的做起,将事件进行命名,对每件事进行澄清,并关注,再看看其他事件,一件件拎起来澄清。这个过程就是让来访者放松的过程,让他感觉有些好转,将这些事件给个位置,他知道这些事情摆在哪里,他就可以面对,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技术,对焦虑的来访者最为有用,减轻焦虑感,面对问题,这里有两个步骤:一、腾出空间,放置问题;二、面对问题。 
    许多人习惯了将问题抗在自己肩上,反而不习惯让问题和你之间有个空间,让你休息会儿,让自己放松地面对这个问题,不要陷进恶性循环,再来看问题;在面对问题时候,可以听听别人的意见,给自己换个角度看问题,也是多一个思路解决问题。

作者简介:

    朱寅斌,女,华东师范大学心理咨询中心心理咨询师,心理咨询与心理治疗专业委员会注册心理师。

声明:本栏目中的案例来自全国多所高校,为保护学生隐私,已隐去了任何可能暴露隐私的线索,并在介绍咨询过程时隐去了细节。特此声明。 
华师大心理咨询中心 预约电话62232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