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不懂夜的黑—无处诉说的爱

发布日期: 2016-12-13   作者:  浏览次数: 29

心理故事:

    “我站在人群中,手心全是汗。紧张,不安,害怕,似乎所有人都盯着我看。众目睽睽之下,我觉的就像一个小偷,被人怀疑,发现,开始呼吸不畅,想冲出去,可车还没有停,等待中,我快要窒息了… 车子终于停了,我跑出站台,快速地离开地铁站。” 
    子砚坐在咨询师对面,双手搓个不停,低着头缓慢地诉说着。最近一段时间,已经实习的他,每天都要搭乘轨道交通上班,所以,他描述的情景一再发生,让他恐惧,不知道要怎样才能结束这样的噩梦般的感觉。 
    子砚来自农村,老实巴交的父母很疼爱他,还有姐姐,处处照顾弟弟。大家都宠着这个家里唯一的男孩。为了让子砚专心读书,家里从来没让他干过农活,农忙时也只让姐姐帮忙。他也很听话,顺着父母的意思,把书读的很好,初高中都考上重点学校,离开父母寄宿了,直至考上大学。 
    虽然家人很爱他,但父母忙于生计,常常没有时间陪他或和他聊天,更谈不上交流,子砚也就埋头苦学。 
童年的一次经历让他印象深刻。一次他在自家的菜园子里玩,周围没什么人,大大的园子把他隐藏在深处,但只要是偶尔有人路过,都会让他很紧张,觉得别人会怀疑自己是小偷。 
    在他高一时,暗暗喜欢上同班级的一位女生,没敢表白。高二时,他在学校寄宿,一个周末,宿舍里别人都回家了,只有他和小宇。聊着聊着,小宇向他表白,说喜欢他,而且是男女朋友间那种情爱。子砚虽对同性之间没有特别的感觉,倒也不反感,有人表示对他的爱,他还是很开心的,渐渐地,小宇告诉他了很多圈中的事,两人单独在一起时,小宇的某些言语和裸露的肌体,会让他有莫名的兴奋,自然的就谈起了恋爱。 
    这件事并没有影响他的学习,高考时以不错的成绩,考到理想的大学,但小宇则留在家乡,渐渐地 ,两人慢慢疏远了,结束了这段感情。 
    这个经历,让子砚确定了自己的性取向。他开始关注同性恋团体,上相关网站浏览,也是在这时结识了段岫。段岫已工作了几年,社会阅历多,家庭富裕,做事很有主见。子砚很崇拜他,觉的可以跟着他学到很多。这份感情现在还很稳固。两人现在租房子住,段岫很照顾他,甚至在穿衣搭配上会给建议,也带他去了好多圈子内部的聚会,子砚觉得他成长成熟了很多。 
他认为自己个性内向,不善言谈,没有女生追过他。因在外边住,他也少与同学来往。现在工作了,周围有很多未婚女子,甚至还有领导介绍女朋友,他从未遇到过此种尴尬。 
    子砚谈到感情经历,很自然淡定,还给咨询师介绍了同性恋团体里的很多事情,似乎没有感觉他有不适或苦恼。后来咨询师问未来的打算时,他显得很茫然,言语也变得较少和迟疑。他和 段岫都没有对别人讲过自己同性恋身份,当然家人更是一无所知。两人在一起也鲜少规划未来。也许这就是子砚来咨询的动机吧。

同学看法

    我尊重这种感情并予以理解,就象我尊重这个社会并理解这个社会一样。人世间之所以纷繁复杂,就是因为无奇不有,那么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同性恋也一样,既然是存在了就有它合理的一面,只是现今社会给予此类问题的正面题材和关注太少了。人们不了解它,因而很容易把它和变态,怪异,孽痞,流氓,恶心,悖伦等词关联起来而排斥和诋毁,这真是不公平的。 
                    --小李 

    我不能接受同性恋,一想到同性之间接吻心里就会觉得很不舒服。同性恋会带来一些传染病,而且很难被周围的人接受。父母培养我们不容易,我们怎么能这样伤他们的心。 
                    --小芬

    同性之爱自古以来就存在,如果说非要找出什么不同的话,那也只是性取向的不同而已。虽然我不会去爱同性,但我觉得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最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只要他没有妨碍别人,没有伤害别人。同性恋都有他们的原因,我自己没有这些原因当然就不会成为同性恋者。每个人的生活形态各异,我们没必要纠结这些。 
                        --小吴 
    如果我对别人说我爱一个男孩,天知道别人会是什么反应!大学生中有些‘同志’,大家都很矜持,生怕一不小心就声名狼藉。所以在学校里,我尽可能不让外人看出我的内心世界。为此,我还假装喜欢女孩。” 
                    --大同


心理老师的话:

    第一次咨询的50分钟里,很多时候是子砚叙述那听起来像是在梦里般的场景,类似许多人曾经的,被人追赶却怎么也跑不动的梦魇。害怕,恐惧,却很无助无力的挣扎,直到惊醒。几乎每个人,都有不同生活的压力,有时会化作深深的焦虑在梦境里。但对于子砚,却是在他生活里不断地上演。这是怎样的苦楚,时间仿佛凝固,空气里也弥漫着惊恐。。。 场所恐惧?幽闭恐惧?社交恐惧? 
    具象的描述会跳出理性的判断,只是没有说出。咨询师感受着子砚的情绪变化,情感起伏,这样的交流一直持续到快要结束时。 
    “我是同志。”子砚看似平静地说道。后来他对我说,实际上是鼓足了万分地勇气。 咨询师看着眼前这个皮肤白皙,着装得体的硕士。 瞬间,子砚的地铁遭遇的场景像是有了诠释,合情合理。 留给咨询师惊奇的时间不多,第一次咨询结束了。子砚很聪明,知道给别人思考的时间。好在他愿意进一步交流。 
    同性恋虽在今天的生活中已是公开的秘密,但你没有生活在那种情感层面,不理解和不接受是非常自然的。 
在这点上,子砚是善解人意的,也因此,他感到了巨大的压力。一个人在里面藏着憋着,好象隐瞒了自己的一部分。在日常生活中,子砚像戴着假面具的生活。不告诉别人,内心里总有着一些秘密,做任何事情总要刻意去掩盖,造成了内心的分裂,不融合。一个不完整不和谐统一的自我,感觉就不舒服不顺畅了。 
    异性恋者由于受到主流文化的支持,所以很少出现自我认同问题。同性恋者则不然,因所接受的文化与性取向之间的矛盾,常常引发认同的艰难,极大地影响他们的生活和学习。 
    子砚对目前的情感关系很满意,两人像很多情侣般生活在一起。而他面对即将踏上社会,那可是复杂的多。 
    不得不承认,在中国,同性恋还是一种个人生活的禁忌,禁忌到不能告诉父母。说出真相,很可能导致家庭地震,将面对父母的悲痛、绝望甚至逼婚,这些都打消了同志说出口的勇气,也使很多父母永远被隔绝在真相的另一侧。 
    生育本能说被认为是恐同最本质的来源。对于父母,孩子如果是同性恋,这将会打破生物繁衍的链条,成为对本家族继续繁衍的潜在威胁。 
    对于同志来说,藏在“柜子”里,也并不代表可以轻松生活:自我将被分割成两部分,而最爱的父母不认识真正的孩子,这是一种痛苦的煎熬。父母知道了也会试图改变家中孩子的性取向,往往带来了巨大的伤害和不被尊重的挫败。 
到现在科学也没搞清楚同性恋到底怎样形成的,但大家普遍能接受先天遗传的因素,后天生活经验的因素,加上社会文化的因素。即生物、心理、社会这三重因素融合所形成的。近来有研究发现,基因因素仅占到10%。

    美国性学教授金赛认为每个人都潜藏着同性爱的能力和情结,但要发展到真正意义上的同性恋对大多数人来讲仍似登天。人类的情感的确是非常泛性和具有多元化色彩的。 和很多同志一样,子砚其实并不特别在乎自己是怎么变成同志,是因为什么而变成同志,往往其他人会比较在意这点。“我就关心怎么样能生活得更好,怎么样能够更快乐,怎么样能够开心,跟周围人更融洽地相处。” 
    这里有个选择的问题。如果对社会公开,子砚们把这种行为叫出柜,就要承受一些后果和风险。比如可能失去工作,失去周围一些人对你的支持,你的朋友会远离你。可以承受住这些的话,长远看出柜会让人自在地过想要的生活。 
越来越多的名人选择公开自己的性取向,就是避免别人的猜疑和攻击。事实上,在人类历史发展的长河里,萨福、苏格拉地、柏拉图、舒伯特、惠特曼、毛姆这些推动了人类文明的发展的人也是同性恋。 
    有出柜了的同志说,“出柜不一定是必然的选择,但同志也许应该把出柜放在整个人生里去规划,去思考出柜的意义,如果你能够铺垫好,能够做好,慢慢地让父母接纳,那样的话,你会建立很好的父母亲子的关系。” 对于感情的未来,子砚表示了困惑。他认为自己无法改变社会的偏见,只能在爱与痛中反复。 
或    许,作为子砚来讲,更重要的是如何看待自己。无论处于怎样的境况中,保持乐观,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尽量少地在意别人的眼光。子砚有好的学业,事业也刚刚起步,这都是他自信的源泉。在适当的时候先和朋友积极沟通,得到朋友的认可与支持对于他会是极大的鼓励与安慰。 以子砚的家庭情况,对家人暂时隐瞒自己的身份也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相对于保守的社会主流思想,部分社会成员对同性恋的认识和了解较为狭隘,造成了部分人无法接受同性恋这种社会现象,甚至歧视和排斥同性恋者。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社会绝大多数人会慢慢正确,宽容,理性地看待同性恋。 
    咨询结束了,子砚表示焦虑恐惧的情绪缓解了,愿意实习结束后再和咨询师继续交流。 
    对于咨询师来说,是第一次遇到同性恋个案。记得咨询师集体督导中,曾有分析过此类个案。更多讨论是咨询师本身对同性恋的认识,大家表示可以理解接受,但包容限于别人,自家子女便是犹豫未知。可见虽然社会包容度越来越好,特别是年轻人,但很多人还是难以完全接纳,尤其是家长。这也是子砚和段岫还是柜中人的原因吧。一个是未来家族企业的继承人,一个是需要传宗接代的的独子,对他俩都有难以逾越的障碍。 
    在这个案例里,咨询师内心有深深的担忧,表现出对子砚同性恋身份真伪的很多的澄清上。结束后,咨询师有反思过,也许更多的信任和支持能降低来访者的恐惧,勇敢前行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

知识链接

“同性恋”综述 
    同性恋(homosexual,现在普遍称gay、lesbian和玻璃、BL)的人群大约占人口的比例为5%左右,是指只对同性产生性冲动的人群。(注意:对异性不感兴趣甚至排斥异性才能称同性恋,对同性存在好感但内心仍然排斥和同性过度身体接触的叫做伪同。)同性恋是一个人在性爱、心理、情感上的兴趣主要对象均为同性别的人,无论这样的兴趣是否从外显行为中表露出来,和异性恋一样,同性恋属于人类正常恋爱的类型之一。那些与同性产生爱情、性欲或恋慕的人被称为同性恋者。 
20世纪初,世界医学界否定了同性恋性取向与道德相关的观念。认识到同性恋是人性的一种自然流露,并非内心的扭曲,应尊重他们的个性化情感的发展。 
    现代科学研究显示,同性恋者的各项指标完全正常,故同性恋不是一种疾病,只是一种不同于大多数的人的一种性取向,并且猜测这种性倾向可能是由于基因不同导致的,但是这种猜测没有得到证实。有些宗教组织认为,同性恋是一种选择,可以得到治疗,并通过一些疗程改变他们的性取向,但是受到了医学界和科学界的批评,因为它们带来的压抑感有时会导致治疗者自杀,或自卑感。 
    1990年5月17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将同性恋从精神病名册中除名,在现代,通常使用gay来指称男性的同性恋者,而使用lesbian来称呼女性的同性恋者。2001年4月20日,《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第三版出版,在诊断标准中对同性恋的定义非常详细,同性恋并非一定是心理异常。由此,同性恋不再被统划为病态。不再把同性恋看作一种病态心理。 
2005年7月中国官方首次向世界公布有关男性同性恋人数的数据,意味着政府对同性恋群体的确认。中国同性恋非刑事化但是同性伴侣的任何关系不被法律承认。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同性恋经历了“非刑事化——非病理化——逐渐人性化”的过程。社会宽容度越来越高,同性恋歧视的“冰山”开始融化。 
    同性恋是一种复杂的人类社会问题,由此引起争议是随着社会的开放而产生的。单一地从个人权利,或社会伦理,或心理学,或自然法则都无法准确定义同性恋行为。这种争议将长期存在下去,我们所做的结论还只是阶段性正确的。实际上主流社会都有一种保守的特质,而正是这种保守的特质保护了社会的平稳发展,剔除了人类发展过程中的浮躁和不良现象。某些事存在有其必然性,在我们还无法确定孰是孰非的情况下,持谨慎而相互尊重的态度才是正确的。

作者简介:

    廖亚岚,女,国家注册心理咨询师,EAP顾问。华东师范大学心理咨询中心心理咨询师。咨询感言:期望每个人都能在痛苦和混乱时,重新找回生活的快乐和生命的意义。

声明:本栏目中的案例来自全国多所高校,为保护学生隐私,已隐去了任何可能暴露隐私的线索,并在介绍咨询过程时隐去了细节。特此声明。 
华师大心理咨询中心 预约电话62232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