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心灵的呐喊

发布日期: 2016-12-13   作者:  浏览次数: 52

心理故事:

    应儿刚上大学两周,就来到了我的咨询室。她看上去还是个孩子,稚气未脱,穿着校服,背着书包,满脸愁容,双眉紧锁,不施粉黛,扎着一个马尾巴。但她的交谈里,却有着一种与外表不相符的少年老成与干练。 
    应儿刚从南方的一个省会城市来到上海上大学,之前一直在那个城市长大。从小到大,和父母生活在一起,学习成绩都很优异,家庭条件也不错。爸爸妈妈有一个很大的电器商店,商品小到手机大到冰箱空调都在做,整天忙得焦头烂额,都没有时间过问她。妈妈是个大大咧咧的人,什么事都会一笑了之。这两年,爸爸妈妈又为她添了一个小妹妹。 
    到了高三,看着如山的功课习题,重压之下焦虑的老师和同学们,她觉得自己烦躁压抑到了极点,象要爆炸。她怎样也不理解,活着就仅仅是为了考一个好大学?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极度的痛苦使她想到了死亡,她拿着刀子割了自己的手腕,流了很多血,学校通知了妈妈,然后妈妈带她去医院,被诊断为抑郁症,需要服药,并办理了休学。 
这    样,高三的第二个学期,她就是在家里度过的,妈妈停下了手上的生意,整天陪在她的身边,在那个时间里,感觉到从来没有过的温暖幸福。这样到了高考考场上,想着所有的痛苦郁闷就随着这三天的考试而结束,真是让人兴奋,于是在很亢奋的状态下度过了三天的高考,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解脱。 
    没想到上了大学,发现学习并没有结束,仍然有五花八门的课程,理论学习、实验、考试,曾以为已经结束的一切又回到了自己的身边,而和高三不一样的是,除了上课学习外,还有相当多的空闲时间,一周五天有两个下午没有课,所有的晚上时间都要自己安排,相当“恐怖”。班里的同学(班里男女比例失调,大部分为女生)对赚钱充满了兴奋与热情,说大学里攒点钱,以后毕业了买房啊成家啊压力都会比较小,都在找兼职去赚钱,她一方面也想去赚钱,物价那么高,父母赚钱太辛苦,化父母的钱总觉得于心不忍,一方面却并不想把全部的空余时间用来赚钱,觉得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再一次觉得迷茫困惑,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家里父母象是钻到钱眼里去了,对于他们来说,钱就在那里,就看你有没有时间去捡。至于别的事,根本来不及去想去问。还有,家里姑姑、小姨姨都离婚了,过得不开心。舅舅因为舅妈不能生孩子,离婚又娶了一个新太太,前妻一个人苦闷,抱养了一个孩子聊以度日,新太太又刚生下一对双胞胎女儿,舅舅过意不去,在两任妻子之间两头跑,现任妻子为争取男人回归玩智慧,无心带小孩,家里一团糟。另一表哥,刚结婚就有了第三者,家里妻子刚刚生了一个小孩,办理了离婚,然后给表哥留下了一下很小的小孩……没有人开心没有人觉得幸福。她在形形色色的人生中看到了千篇一律的烦恼,活着也就这样,不活也罢。 
    这样的心情,已经比较差了,睡眠不好,吃饭也没什么胃口。没想到的是,当天班里评选班干部,她又被同学选为班长,想想人生到底有什么意义,没有幸福没有乐趣,有的尽是痛苦和责任。 
    于是她再次割腕,又因为实在太痛而放弃,转而寻求心理咨询。

同学看法:
    针对应儿的问题,我私下里询问过几个不同年级的校园同学。 
    我觉得还是大学的适应问题,刚来到一个新环境,难免有些不习惯,有些失落,特别是学生从外地到上海,还会思念家人及过去的同学和好朋友。过段时间就好了。 
          ――大四学生  男  管某 
    我觉得我们大学里压力还是挺大的,刚从高考的压力下喘过气来,就要面对以后工作挣钱的问题,这不是会做几道题就能解决的。 
          ――大二学生  女  小颖 
    嘿嘿,我说话不好听啊,我觉得还是闲得慌,有点想多了,上海话就叫太空了,应该忙点,什么抑郁症不症的。 
            ――大三学生  康某  男
    这是人一生下来就注定的痛苦,人生而为何,这是一个终极问题。她肯定想用死来逃避,死了就不用再想了。我也总在问自己,但是我不会选择自杀。 
            ―― 研二  女  小爽
    我觉得大学生活很新鲜的啊,摆脱了高考的压力,不用把全身心都用来学习做题,可以有时间去阅读去学习,涉猎很多之前来不及却又感兴趣的事情,慢慢寻找自己方向。乐趣从来都是自己找的。我参加了两个志愿者社团,还兼职了一个家教。这就是我的生活。 
            ――大一新生  女  卫卫

心理老师的话:
    应儿的问题提得有点难,想必大家也看得出来,这不仅仅是个心理问题,也不止是她个体的问题。或许,心理问题从来都不是孤立存在的。高考的压力,使她患上了抑郁症,面对父母亲戚们的婚姻和人生,使她对人生的意义发生了怀疑,就连刚刚开始的大学生活,同学们对赚钱的热情与自己的消极冷淡,也成了新的困惑和痛苦的诱因。 
    从表相上来看,应儿离开了朝夕相处了18年的父母,也告别了同窗共读的同学和无话不谈的好友,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进入了陌生的群体,过着原来没有经历过的生活,对亲人的思念,对陌生城市陌生生活的不熟悉,使她的内心受到了明显的影响。 
    但是,我想这一层已经不是太大的问题了,因为应儿本来就不是那种怯懦的人。原来的抑郁症归抑郁症,她还是有着另外一面的,或者她在咨询室表现她的抑郁,而她在刚入学两周的班级里被推选成了班长。 
    新的环境,或者说我们周围的环境,是需要我们的个体去努力适应的,还是要去影响它的,这是心理学家问的一个问题。或许很多人说,个体多么无足轻重,适应已经不错,何故奢谈影响?而与此观点相对应的不幸是,适应的个体就被冠以心理健康的美名,而不适应的个体就被冠以各种各样的“症”与“问题”,开始与心理咨询或者精神科打起了交道。 
    但是,事实真的如此吗?与大多数人一致的行为和反应,是向来被肯定的。而历史,却从来都不是那些和众人一样的手来推动的。如果你当时知道比尔盖茨从哈佛法学院一年级退学,你一定认为他疯了;如果你和乔布斯共事,你一定觉得这家伙人际关系不好,过于偏执,心理健康程度不高;如果你生活在哥白尼的年代,你也觉得相信日心说陪布鲁诺一起被火烧死了才好。 
    一个“问题”,一个非个人的现实生活所带来的“问题”,代表着一种主流价值观的认可与否,代表着一种大众标准的否定,被排除在大众之外,当然是痛苦的,而这个痛苦,它不是个体的呻吟,它代表着一个时代窒息的气息,被一小部分的易感人群捕捉到了,而发出的最早的呐喊。 
    荣格说过:“人到40岁以后,所有的心理问题都是生命的问题,灵魂的问题。无一例外。”而到了中国经济发展转型期的今天,这个年龄被大大地提前了,这个18岁的学生提出的就是一个心灵的问题,一个时代的问题。 
    我看着应儿递给我的填好的表,上面写着曾经的抑郁症史(关于专业知识解释,见之后《知识链接》栏目)和两次自杀未遂的经历,看着坐在我面前焦虑抑郁一筹莫展的她,内心突然升起了一种怜惜与敬畏的感情,她还是一个学生,但她很敏感,在高三那几乎全部学生都沉重地趴在课桌上发奋图强的时候,她觉得人生不仅仅是一场考试,用伤害自己表达她的质疑,而在现在,她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却又在质疑,人生既不能象姑姑姨姨那样去过,也不能象同学那样热衷于赚钱,她甚至又想用自己的生命去抗争,她,到底在抗争什么,又在寻找什么呢? 
    做为一个心理咨询师,我开始以一种专业的非常体贴的心去听她讲她的父母亲人、童年、长大的过程,一直是一个很乖的品学兼优的学生,到了高三,才开始思考自己一直做的,父母和老师都在夸赞的,是不是自己想要的。想着想着,就想到了生死。 
周围就好像是一个黑洞,要把自己吸进去,她时尔沉沦,时尔崛起,她今天下决心减肥积极生活,对生活充满希望,明天心情恶劣暴饮暴食,搞得肠炎复发,痛苦难耐。但是她不知道怎样,用自己的能力去摆脱这个怪圈。 
    在咨询中,我始终以一个无限允许的状态来承载她,无论她说什么,都是允许,让紊乱的情绪先着陆吧。无论是激流的大河还是貌似平静的海面,都会泛起情绪的浪花,可是在它们的下面,有着更为深刻的东西,我在等来访者的浪花平静下来,会慢慢地对自己更深层的体验有所觉察。第二次来的时候,她对咨询充满了好感,说自己可能有点依赖了,以后嫁个咨询师过日子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每个生命都有自己的河道,开始它还小,父母在代为看护,当它懵懂长大开始苏醒并睁开眼睛,它本能地想要自己来接手管理,可是她发现,那河道被扭曲成自己不想要的样子,她想要努力地修正,可是她还未能完全明白,还不十分有力。外界的力量和声音已完全干扰了它的航道。她的挣扎得到的只是痛苦。我能做的,就是用自己的真心和生命,为她呈现最初的最真的爱与承载。让她在层层痛苦的里面,发现自己最深处的热情自由与奔流。发现了,就是开始为自己负责了。 
    其中第四次咨询时,她没来得及坐下,扔给我一张纸就跑掉了(见附图)。我狐疑地看着那张纸,却忍俊不禁地笑了。一个对生活充满绝望的人,是不会生产出这么可爱有创造力的东东吧。 
    后来,她说,她那次不愿意咨询的原因,是因为在我这里得到的好感觉太多了,可是她回到现实中,觉得生活并不是那样的,感觉到了某种欺骗和控制,于是很愤怒。我让她再次体验自己的“好感觉”,是不是我强加于她的。体验那种每个人都生而完美,而不是那种用优点去遮盖缺点,只看硬币一面,靠自欺欺人修来的好心态。你体验到了,就一次到了,一次到了,就可能循着原来的路径到达那里了。只有在那个状态中,你才能体验到美好神圣,才能懂得爱,才能去传递爱。生命的意义就在其中,但那不是别人告诉你的。她说我懂了。 
    经过了六次咨询,她自我感觉变化非常大,情绪不再大起大落,品味到生活的喜悦,去看表哥,和同学逛街,参加志愿者社团,带领班级同学参加各种活动,一切都是那样的新奇快乐。“以前听到妈妈电话里的唠叨,没有任何感觉,很奇怪,从来不屑一顾的亲情现在竟然那么温暖而亲切”, “每天的生活虽然还有小忧郁小愁云小开心小波折,但它的底色已经完全改变,变得五彩斑斓”。她说“生命的花苞在最深处悸动着。……感觉到有种使命感,为了我的专业能够受益的人,为了这个世界,我已经做好了准备,我爱这一切。”(引来访者原话)。 
    她的眼睛闪闪发亮,脸色绯红,洋溢着从心底泛出的喜悦与光彩,她聪明优秀有才华又能干,以后的每一天里,生活总是少不了风吹日晒,但她已不是那个痛苦挣扎的人,睁开的心灵之眼会看到路看到方向,她的未来一定会大不一样。衷心地祝福她。

知识链接:
抑郁症和抑郁情绪的区别:
    抑郁症是以心境低落为主,这种低落与所处环境不符,表现为闷闷不乐到悲痛欲绝,严重者可出现幻觉、妄想等精神症状,严重者失去社会功能,给本人造成痛苦或不良后果。抑郁发作症状至少持续2周以上的时间。其中最明显的特点是情绪很差(早晨最差、晚饭后好点)、觉得生活无意义、消极、食欲下降、睡眠失调(早醒)等等。 
    而我们一般讲的抑郁是指一种体现为抑郁的情绪,主要表现为情绪低落、忧心忡忡、愁眉不展、唉声叹气,严重者沮丧、悲观失望,感觉自己一无是处、毫无生趣。与之相伴的可能是焦虑、无价值感等等。 
    抑郁情绪是很多人都有过的一种情绪体验,它也是抑郁症的必要组成部分,而有抑郁情绪不等于说患了抑郁症,抑郁症还有其它必要的判定条件和标准。一般的抑郁情绪可以通过自我调整或心理咨询来获得帮助的。 
大学生抑郁情绪的自我调整
    大学生的年龄在18-24岁之间,这个阶段正是成人化的阶段,他们更注重自我探索及内省,视野开始拓宽,把自身与环境相融合,情绪又不是很稳定,人格也不是很成熟,在日常生活中难免有抑郁的情绪,以下是几点小建议:

  1. 倾诉。小郁闷小烦恼可以倾诉给朋友或你的日记、博客、微博等。

  2. 听音乐、读书、旅游、参加社会团体。适当地参加这些活动有助于帮你拓展视野,当你对世界产生新的认识的时候,原有的情绪可能会被化解。

  3. 如果你还能跑到健身房或操场,那就多参加体育健身类的运动吧。运动产生的β-内啡呔能释放快乐因子,使你情绪好起来。不过这是短期效应哦。

  4. 不建议狂购物、暴饮暴食。当你的包里胃里满满当当时,可能你以为自己会变得开心,但那只是一种假象。接下来你会更沮丧。

  5. 和你的痛苦抑郁呆在一起,静静地体味他们,拥抱它们。当我们把痛苦揽入怀中,在内在深广宁静的心灵空间里面观照它,我们看到,在痛苦外面,厚厚的那层无助、恐惧、紧张的坚冰消解了,我们甚至能够在痛苦的中心,遭遇更深入且持久的安宁。

  6. 如果感觉有了身体和其它一些上述表现,你就要去找学校的心理咨询中心预约咨询。如果确实符合抑郁症的话,还需要心理咨询与药物治疗相结合的治疗方式。需要寻找帮助的时候,千万记得不可以再做独行侠了。

    情绪是我们最外化的表征之一,当你觉得自己情绪不对劲的时候,那是你的心灵在提醒你,哪里可能不对了,所以,你要做的,是沉下来,与自己的心灵更多地在一起,听心灵的声音(不是情绪的声音),跟随它的节奏,它带你去的方向,就是你生命要去的方向。拿更多的东西来掩盖它,或是来堵塞自己的耳朵,可能会短期内有效,但它会让你失去一次关照自己心灵的机会。 
    珍惜抑郁给你的警示,它是你的心灵发出最强音的呐喊。

作者简介:

张明霞,女,心理咨询师,华东师范大心理咨询中心心理咨询师,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心理咨询与专业硕士,上海市心理咨询与心理治疗专业委员会会员。


声明:本栏目中的案例来自全国多所高校,为保护学生隐私,已隐去了任何可能暴露隐私的线索,并在介绍咨询过程时隐去了细节。特此声明。 
华师大心理咨询中心 预约电话62232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