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情感的沼泽地

发布日期: 2016-12-13   作者:  浏览次数: 34

心理故事: 
    第一次见到小菲,我大吃一惊。枯黄的头发,黯淡的脸庞,下敛的嘴角,有些呆滞的眼神,再加上松垮破旧的运动服,让人无法相信这是一位正处于花样年华的女大学生,简直像一位饱经苦难的中年妇女。我暗自猜测到底在小雪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咨询过程中,小菲的讲述是缓慢地,有时又是杂乱无章的,不时会哭泣,甚至泣不成声。看得出,她非常痛苦,极需要有一个宣泄的机会。 
    小菲是研究生三年级学生,一年以前,她相恋五年的男友突然提出了分手。小菲很震惊,她追问男友分手的原因,但男友拒绝回答,并关机不和她联系。小菲说,“我和男友是在大学时认识的,当时我还是大学一年级的新生,而男友已经在读研究生。我那时刚进校园,有很多事情不知道怎么处理,非常单纯,男友会给我很多建议和帮助,我觉得他是可以依靠的人,虽然他比我大五岁,但我还是同意做他的女朋友。在相恋的五年里,我什么事情都问男朋友的,也什么都听他的。包括读研,也是在他的建议下,考到上海,但他却留在北方读博士,我们每天都电话联系,经常是我事无巨细都和他讲,研一时,导师派我一个人到云南采集样本,我在云南陆续呆了一年,男朋友有空就去陪我。我觉得很幸福和满足。这五年来,我已经习惯了男友的支持和依靠,理所当然的觉得我们会结婚,会在一起的。我从来没想过他会和我提出分手。去年他提出分手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傻掉了,我无法反应,不能理解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拼命的打他的手机,打不通,我打到他朋友那里,央求他们帮我转告他,我不想分手,但没用,他告诉他所有的朋友不要接我的电话。我乘飞机到男友所在城市,虽然我以前去过他的寝室,但当时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我一层楼一层楼地找,每到一个寝室就敲门叫他的名字,但没有找到他。后来还是他的同学告诉我,他不会见我,让我快回上海吧。我在校园里一个花坛边上坐着,不知道怎么办。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给在广州的朋友打电话告诉她我的情况,朋友在电话里告诉我马上买飞机票回上海,就这样我当天又返回了上海。后来,男友的一个朋友告诉我,他说我自私,从来不关心他的事情,总是什么事情都找他解决,他觉得很累,压力很大,所有他提出分手。知道了原因,我非常后悔,总在想难道是我做错了吗? 
    现在我已经是研三的学生了,面临着毕业和找工作。可我到现在还没有文章,论文也不知道在哪里。每天我都躲在寝室里,躺在床上发呆流眼泪,不去吃饭,不去活动,不去实验室。有时我看着上铺的床板,就像吊死自己。我觉得自己一事无成,恋爱失败,导师说我肯定毕业不了,所以我的学业也将失败,我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会干什么。我去看了医生,现在在服抗抑郁药物,医生建议我同时接受心理辅导,所以我就到这里来了,我不想像现在这个样子,我希望快点好起来。”

同学看法: 
    大学里的恋爱本来成功率就低,干嘛那么死脑筋呢?俗话说:三条腿的青蛙不好找,两条腿的活人还不有的是? 
          ——里奇 
    大学里恋爱的多,失恋的也多,没什么大不了的,找朋友聊聊天,去shopping一下,或者再开始一段新恋情,很快就会好的。 
          ——小雪 
    恋爱是相互关心,彼此支持的,总是依靠对方,那对方的压力也太大了,肯定要逃的。 
          ——希希 
    其实我挺同情小菲的,毕竟恋爱五年了,投入了那么多的感情,居然分手了,如果是我肯定也会伤心一阵的,不过我可不会因此耽误学业,人不能总是生活在回忆呀。 
          ——木木 
    大学生活中要有恋爱的经历,但恋爱不是大学生活的全部,如果因为恋爱影响学业甚至是毕业,就得不偿失了。毕竟爱情没有了,饭碗还是要有的,因为生活是要继续的。 
          ——童童 
心理老师的话: 
    小菲来自北方的一个城市,父亲是工人,城市户口。母亲因为嫁给了父亲从农村转到城市,获得城市户口。所以父亲一直认为没有自己,母亲还在农村种地。有一个姐姐,比小菲大五岁,是一家单位的基层领导。父母亲感情不好,记忆中,父亲经常喝酒,并且打骂母亲,曾经因为父亲外遇要离婚。父亲的工资很少给母亲,母亲靠每天早上卖馒头赚钱以供家用。在来访者的印象中,母亲是非常要强的人,她教育来访者一定好好读书,到大城市去,为自己争气。同时,母亲也经常在小菲面前历数其父亲的失职。所以,从来访者懂事时起,很少主动和父亲说话,认为父亲是“坏人”,对不起妈妈和她们姐妹两个。小菲的姐姐性子比较急,经常和父亲争吵,甚至工作后会和父亲动手打架。在小菲的印象中,争吵似乎从来没有在这个家庭中消失过。小菲很厌烦这种家庭氛围,但也无可奈何。她更怨恨父亲,认为都是父亲的不负责任才导致的。 
    小菲的妈妈虽然出身于农村,但其外公是在北京工作直至退休。令小菲的妈妈不满意的是,其外公当年退休时可以让自己的一个子女接班,但其外公没有选择自己的子女,反而是让侄子到北京接班,成为城市户口,所以小菲的妈妈一直心心念念的是到大城市去,她把这个愿望寄托在小菲的身上,告诉她:你的任务就是学习好,其他什么都不用管,只要你出息了,就是对得起妈妈了。小菲从读书开始,就过上了“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生活。不负妈妈所望,小菲一路过关斩将,终于考上了一本的医科大学。妈妈非常高兴。 
    刚进入大学时,小菲是兴奋的,但也是苦恼的。因为学校在另一个城市,离家远,只有假期才可以回家,这就意味着小菲不仅要独自面对学业,也要独自解决生活中的所有事情,包括人际关系。小菲感到力不从心了,这时,出现了一个经验丰富而且非常热情的学长,小菲感觉自己有了依靠,很快和学长建立了恋爱关系,小菲再也不担心有解决不了的问题了。 
只是让小菲没有想到的是,她的恋爱遭到了父母亲及姐姐的一致反对,甚至在电话中,其父亲姐姐对男友破口大骂,严令小菲断绝这段感情,但小菲拒绝了。她对家人的态度非常愤怒,宣称绝不和男友分手。 
    小菲和家人打起了“游击战”,将恋情转让地下,同时为了安慰妈妈,她开始准备考研。其男友也准备考博士。小菲考研成功了,她来到了上海,但男友还是考到了本校读博,从此小菲开始了异地恋。小菲的妈妈很满意,告诉小菲,“哪怕只在上海工作一天,你也要留在上海,不许回来。”小菲很不适应没有男友在身边的生活,每天都和男友煲电话粥,将自己所有的生活琐事和疑问都告诉男友,以期得到男友的帮助。小菲觉得自己是幸福的,在她的想象中,毕业后就会和男友结婚。只是她没有想到,男友居然提出了分手,而小菲的家人听说她和男友分手了,都很高兴。 
    小菲的情况在现代大学生身上实际并不少见,看起来是因为感情失败而使小菲陷入抑郁状态,但如果我们看看小菲的成长背景和恋爱过程,不难发现,小菲没有很好的完成人生中的“第二次断乳”,即“心理断乳”。因此,咨询(25次咨询)过程可以分为以下几个阶段: 
    第一阶段,处理创伤阶段。对于男友的分手,小菲是不能接受的,以至于在随后的近一年时间里,她不断的回忆着与男友相处的时光,想方设法的试图与男友联系,在没有结果的情况下,她又开始设想“如果我没有……,那他是不是就不会分手呢?都是我没有做好。……”这种内疚和自责伴随着她,每天以泪洗面,几乎不走出寝室。咨询中,我们讨论了小菲是怎样理解恋爱的,在恋爱中,她得到了什么?她的期望是什么?在不断地讨论中,小菲终于发现,一直以来,她把男友当成了母亲的替代,可以帮她解决生活中的一切问题,她只要读好书就可以了,而爱情应该是互相给予、互相提高、共同追求、心心相印,这也是爱情之所以美好无比的秘密之所在。当然,在追求初期,女性的柔弱和无助可以激发男性的保护欲,可以给男性彰显力量的机会,是吸引人的。但是,在恋爱长跑中,如果女性总是弱不禁风,无法独立解决问题的话,就像藤蔓缠绕大树,看起来似乎关系很亲密,可是也会让这棵树窒息,从而无法承受。 
    俗话说:“柔能克刚”,但并不意味着女性就完全失去自我,一味依附。只有“刚柔并济”,既有女性的柔美,也有坚强独立的人格,在两性交往中才可以保持同一水平。 
    在这个阶段咨询中,小菲认识了自己在五年恋爱中的角色,期望和所得到的满足,她不再自责,可以从不同角度回顾五年的感情,得到不同的感受和经验。 
    第二阶段,自我成长阶段(短期)。人的一生有两次断乳,一次是生理性的“断乳”,发生在幼儿期。这时母亲停止给幼儿哺乳,幼儿自己完全是被动的。另一次是“心理断乳期”,发生在青春期,这是出自青少年的主动需求。心理学家把青少年的这种心理变化称为“第二次断乳”。 
    随着生理上的急剧变化,青少年的自我意识得到迅速发展,独立思考问题、判断是非的能力有了增强。他们不再完全依赖父母和师长的庇护,也不再单纯地模仿和认同大人的行为,开始有了独立的倾向,这是青少年心理开始走向成熟的一个重要标志。与此同时,青少年性意识萌芽了,这是青少年心理走向成熟的另一个标志。随着身体各个部分趋向成熟,特别是生殖器官的日益成熟,青少年的性意识也日益觉醒。这是人生必经之路。 
    遗憾的是,在小菲的成长过程中,她没有完成“心理断乳”的任务。或者说,她没有机会完成这个任务。由于父母感情的不和,长期的家庭战争,母亲的辛劳和期盼,都使小菲背上了一个重任,即把妈妈解救出来,带着妈妈到大城市生活,实现妈妈的期望。而要完成这个任务,就要读书,所以埋头苦读成了小菲生活的全部,就像一只低头耕地的牛,看不到身边的景色,不知道自己错过了很多。当小菲真的考到上海这座现代化大城市后,面对繁华的城市,喧嚣的人群,雄心勃勃的同学,她突然发现这不是她喜欢的,虽然妈妈在老家因为她而骄傲,可她却越来越失望,越来越想回到家乡,安静,轻快。她感到二十几年的人生是失败的,因为她不知道自己未来在哪里,妈妈的期盼实现了,可自己的期望在哪里呢? 
    咨询中运用了意向对话技术和空椅子技术帮助小菲宣泄无助,愤怒等负面情绪,同时,帮助她找到自己真正想要的目标。同时,演练如何与母亲沟通。 
    第三阶段,完成学业阶段。由于小菲的表现,导师是非常不满意的,直接告诉她肯定毕不了业,做延期的准备。小菲很沮丧,更无法到实验室去。她总是说:“我真想回到以前,每天可以在实验室待十几个小时,也不觉得疲倦。”不过,历史虽然辉煌,但它属于过去,我和小菲讨论了如何在现有的状态下整装重新出发,循序渐进,不期望一下子在实验室带十几个小时,开始可以是2小时,慢慢增加时间,到最后,小菲高兴的告诉我,她可以在实验室待8个小时而不感觉难受了,而在这样循序渐进的过程中,小菲的文章和毕业论文相继出炉了,我们的咨询也在她毕业答辩前一周到了尾声。

知识链接:
抑郁症和抑郁情绪的区别:

    爱情的三角理论 
斯坦伯格认为(R.Sternberg,1988),爱情是由亲密(重视彼此的喜欢、理解与期待)、激情(魅力与性吸引)以及承诺(决定发展稳定的关系)三因素组成的三角形,如下图所示:爱情三角形


作者简介: 
    赵春燕 女,汉族。有17年教师教育经历,二年的海外生活经历,现任华东师范大学心理咨询中心兼职咨询师、资深咨询师,上海市社区心理学会会员和上海市心理学会会员,国家职业心理咨询师。


声明:本栏目中的案例来自全国多所高校,为保护学生隐私,已隐去了任何可能暴露隐私的线索,并在介绍咨询过程时隐去了细节。特此声明。 
华师大心理咨询中心 预约电话62232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