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摆脱这”三座大山”

发布日期: 2016-12-13   作者:  浏览次数: 43

心理故事:
    小霞是一名大二的学生。第一次来咨询时,她穿着朴素,衣服色彩较暗淡,本应该彰显朝气的脸上却显露出几分沧桑,给我一种少年老成的感觉。进入咨询室,她说这已是她第二次来咨询了。第一次是咨询改善宿舍人际关系的问题,但是做了一次就结束了。而这次她是咨询其他问题的。
    原来小霞自幼丧父,她和哥哥、姐姐都是母亲一个人带大的。缺失父爱的小霞幸好有长她七岁哥哥的照顾,所以她对哥哥有一种“长兄如父”的感情。小霞从小学习成绩特别优秀,高中是在省实验班读的。可是在高二时,小霞得了突发性耳聋,右耳不但没有了听力还伴有耳鸣。而哥哥当时也因工作调动的关系离开了家,这使得那段时期更加难熬。幸好小霞有一同学跟她关系很好,在那个时候她们一块学习、吃饭、跑步等。她同学跟她说话都会在她左边说,很贴心地照顾到小霞的听力问题。但耳聋还是影响到了小霞的学习,她没能如愿考上清华或北大。
    小霞和那个要好的高中同学考到了不同城市的大学,只能电话联系。但刚入大学的小霞还是认识了两位好朋友,其中一个也是她高中的同学。小霞觉得虽然她们没有以前那个同学那么贴心,但也还不错。她生活中的大部分时间是跟着两个朋友在一起度过的。可是到大二上学期一次体育课中,小霞突然感觉腰部疼痛,痛得腿都不能走动。结果,医院检查她患了腰椎间盘突出。这限制了小霞很多活动,不能打球、跑步甚至连走一点远路逛街腰都会疼。小霞同时也觉得这影响到她对朋友的付出,因为她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给朋友捎饭、骑车载朋友等。而在这个时候,“长兄如父”的哥哥也结婚了,并有了一个孩子。小霞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不应该再去麻烦哥哥,影响他们的家庭。
    现在小霞觉得很痛苦,不但耳聋耳鸣让自己不能正常的跟别人交往,腰椎间盘突出也限制了自己对朋友的付出。更讨厌的是,这些疾病不但影响心情,更有生理上的痛苦。现在小霞大部分时间要躺在床上,不能看书、上网。每次难受的时候,小霞都不跟妈妈说。因为妈妈年龄大了,小霞不想让她担心。小霞也不告诉哥哥。因为哥哥刚有的小孩也需要哥哥操心照顾,自己怎么能再去给哥哥添麻烦呢?这个时候小霞总会想到父亲,可一想到父亲不在了又禁不住伤心流泪。小霞说右耳听力问题、腰椎间盘突出和丧父之痛像“三座大山”压得她喘不过起来。
    而因为自己的腰椎间盘突出,自己在宿舍的卫生值日遇到问题。打扫、拖地等活动需要长时间弯腰,而小霞不能做这些活动。但是宿舍同学对小霞不值日表示不满,小霞宿舍关系闹得很僵。最后,小霞终于忍不住给哥哥打了电话,说了自己的境况和承受的痛苦。哥哥建议小霞来心理咨询,小霞便来到了咨询室。

同学看法
    其实,小霞的经历是蛮曲折的,而且她也要比她的同龄人承受更多。我非常的同情她,所以一般她有什么事情,我会尽力帮她。——高中同学、大学同学
    我只知道她的腰不太好,不清楚她右耳朵听不到。我见她大部分是跟她的高中同学在一起,一般很少参加我们集体的活动。只知道她成绩很棒,跟她也不熟悉。——同班同学 
    我觉得她现在还是不太适应自己的身体缺陷,时间久了,适应了就会好了。因为我本身双耳听力都有问题,要靠助听器才能勉强听到别人讲话。刚开始也蛮苦恼的,现在,我已经习惯了,跟别人说话我会让他们大声一点讲给我。——同校学长
    啊?!她的右耳朵听不见啊!我以前一点也不知道,不过有的时候会觉得跟她说话有点怪怪的,现在想想就能解释了。不过我个人觉得这没什么啊,其实只要她跟大家说出来就好了嘛。——同班同学
    她是个比较敏感的人,我呢,偏偏又是不注重细节的人。每次我没注意到自己说话声音小或者不在她的左边,她也不提醒我,总把不开心憋心里。闹得我跟她在一起有点紧张,但我也非常同情她,会尽力去帮助她。——体院好友 
    我看我们之间存在一些误会,我们不知道她的腰椎间盘突出这么严重,我们见她每天都呆在宿舍的床上睡觉,以为她宁愿躲被窝也不愿值日呢,而且还拿身体不适做借口。——同寝室同学
心理老师的话
    每个人都会在自己一生中遇到大大小小很多的应激事件,小到像日常的生活琐事,大到像汶川的大地震等。这些事件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不同程度的改变。我们会根据不同的应激事件采取不同的应对方式。最后,我们会形成一种新的生活方式以适应这种变化。但是每个人的适应方式会因为性格、环境等因素的差异而不同。
    其实,小霞也是遇到了一些大的应激事件,即高二时候的右耳突发性耳聋,大二时候的腰椎间盘突出。显然,不论谁遇到了这样的应激事件都会短时间内不能接受。因为它意味着你的身体已不能像正常人那样完整,并且会进一步影响你的心理。在高中时,小霞一直有“长兄如父”的哥哥来依靠。哥哥离开了之后,她还有一个贴心照顾她的高中同学。可是现在,小霞除了两个不怎么贴心的朋友之外,几乎没有其他的支持。她觉得自己不能告诉妈妈,也不能告诉哥哥。一直扮演父亲角色的哥哥支持的缺失使小霞再次陷入丧父之痛的漩涡。基于小霞的这些情况,在刚开始的二次咨询中,我主要倾听小霞诉说,诉说她的曲折经历和她的痛苦,以及这个世界对她的不公平。因为此时的小霞不想对自己的亲人和朋友说,但又不想一直压抑下去。她现在需要的正是我的倾听,我的关注和支持。在诉说过程中,小霞有几次在说的时候不由自主的流下泪水,而且一直止不住。
    在小霞宣泄了压抑的情感之后,我开始与她一起分析讨论她现在的处境和遇到的问题。在第三次咨询的时候,小霞说她感觉不到别人喜欢她,而且比较担心别人会不喜欢他。小霞从小时候努力学习,取得优秀成绩,就是因为这样做老师会夸奖她,妈妈也会很喜欢她。可是现在这个样子,小霞很担心同学不喜欢她。而且事实上,她身体上的问题确实已经给她的人际交往带来了困难。在她这种情况下,别人的认可和喜欢更显得弥足珍贵了。在咨询中,小霞经常问我,她应该怎么做,我觉得她这样做行不行等问题。小霞内部自我的力量太弱了,她需要外部的认可和支持才能进一步发展。而我在咨询中则慢慢地逐步强调她的自我,尤其反问她自己对问题的想法等。经过我们的分析的讨论,小霞逐渐意识到自己身上的“三座大山”是无法再从身上去掉的。而且正是因为自己排斥这样的自我,让自己觉得别人不认可自己。我在第四次咨询中问小霞:“其实可能你一直不喜欢带有突发性耳聋和腰间盘突出的你,对吗?”小霞听到这里似有所悟。
    于是,在第五次咨询中,我们围绕接纳自我的这个主题来讨论。首先我们围绕腰椎间盘突出这个问题展开讨论。我建议小霞试着去告诉她的好朋友和舍友,关于腰椎间盘突出的一些常识,让她们对小霞的疾病和痛苦有所了解。然后,我们又假设当她们不能理解时,又怎么办。小霞表示,就算她们不理解,不喜欢自己,自己也会爱自己。然后,我又教给她一些接纳自我技巧的练习(具体方法见“知识链接”),并鼓励小霞每周坚持做。在第六次咨询时,小霞高兴地告诉我,宿舍的同学对她态度有了很大的改善,大家之间的关系也较以前更和睦了。只是,她还是不能处理与别人谈话时右耳听力问题。于是我们就她与别人谈话的模式和细节进行深入分析,发现她担心自己问题会麻烦到别人宁愿在听不清的状态下敷衍别人也不愿告诉别人自己听力有问题。咨询中我们做了一些与别人交流的情景模拟练习。最后,我们把解决办法按优劣办了顺序。第一,自己换到能听清的地方主动听;第二,遇到听不清的主动询问;第三,要求对方大声一点;第四,跟对方说明自己的听力问题并要求对方换到自己可以听清的位置。
    在第七次咨询时,小霞告诉我她已经开始参加班里组织的集体出游活动了,而且现在她的朋友也比以前多了。这时候我们又回顾了我们的咨询目标,发现目标基本已经实现。但是,一天中小霞还是在床上躺很长的时间,医生说这是最好的休息方式了。不过,耳聋的问题已经对她影响不大了,虽然有些时候耳朵还是会有耳鸣,但与别人谈话时,她不会再对它顾忌那么多了。看到了阳光四射的她,我觉得她新的适应方式已经形成,该是咨询结束的时候了。最后,我鼓励她坚持接纳自我的训练,并希望她越来越好。
    在第二个学期初,我又对小霞进行了回访。小霞说自己从没有这么状态好过。因为经过一个寒假,自己坚持每天做接纳自我的训练并积极寻求腰椎间盘突出的治疗。现在她的腰部好像很久没有感觉到疼了,所以她格外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健康”。虽然医生说这种状态可能是暂时的,但小霞依然很高兴。
知识链接
    接纳自我的三个练习
    一、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每天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看着自己的眼睛,叫自己的名字,反复地对自己说:“我爱你,接纳你。”试试看,如果你不接纳自己,这个练习将变得比较困难。
    二、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深呼吸,放松。想到一个曾经最令自己不堪或沮丧的场面,看见那时候的自己就站在你的面前,你可以看到他(她)的眼睛和表情,然后从心里发出一束光送给他(她),再从心里送一些爱出去给他(她),这时候的他(她)应该会显得比较自然和放松了。然后,你在心里对对面的自己说:“我接纳你。你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感谢你给我的支持和帮助,从这次经验中我学到了……(说出你学到了些什么),而且,无论你做过什么,我都会一直支持你,接纳你,我会把你放在我的心里并和我融为一体。”想象对面的自己一点点走近,直到两人心贴着心,最后完全合为一体。
    可以很多次地做这个练习,针对你过去生活中发生过的不同事件,对于那些你不能原谅自己的部分,你都可以通过上面这个方法把自己一次次地收养回来。
    三、如果可能,请其他人为你读下面的文字,也可以自己朗读并把它用录音机录下来,再放给自己听。
    现在,把自己想像成五六岁的孩子,在头脑中呈现出这个孩子(五六岁的自己)的形象。看着这个孩子的眼睛。看到他眼中的渴望,意识到他只想向你要一件东西——爱。伸出你的双臂拥抱这个孩子。用爱和温柔抱紧他。告诉他你有多爱他,你对他是多么在意。尊重这个孩子的所有方面,如果他在学习过程中犯了错误,对他说“没关系。”向他保证不管怎样你都会在那里陪伴他。现在让那个孩子变得越来越小,直到他小得能放进你的心里。把他放在你的心里,这样每当你向下看的时候,你都能看到他的小脸正看着你,你能够给他无尽的爱。
    现在,在心里呈现出你母亲4岁或5岁时的样子,她被吓坏了,正在到处寻找爱,可是她不知道到哪里去寻找。伸出你的手臂拥抱这个孩子,让她知道你是多么爱她,你是多么在意她。让她知道不管发生什么她都能依赖你。当她安静下来并感觉到安全时,让她变得越来越小,小得能够放进你的心里。把她和你自己那个小孩放在一起。让他们都愿意为对方付出很多的爱。
    现在,在心里呈现出你父亲3岁或4岁的样子——他被吓坏了,哭着,正在寻找爱。你看见泪水从他的脸上滚落下来, 他不知道下面该怎样做。你现在变得很善于安慰吓坏了的孩子,所以你伸出手臂抱紧这个颤抖的小小身体。安慰他,给他轻轻唱歌。让他感到你有多么爱他。让他感觉你总是在那里陪伴他。
    当他不再流泪时,你感觉他小小的身体因为有了爱而平静下来,这时让他变小,小得能够放进你的心里。把他和刚才那两个孩子放在一起,让他们为他他人付出爱,而你,爱他们所有人。
作者简介:
    李炜,男,华东师范大学心理咨询中心咨询师,应用心理学专业心理咨询方向研究生。

声明:本栏目中的案例来自全国多所高校,为保护学生隐私,已隐去了任何可能暴露隐私的线索,并在介绍咨询过程时隐去了细节。特此声明。 
华师大心理咨询中心 预约电话62232957